首页 作品分类 科幻灵异 从炎汉开始

第四章 手牵手才是好兄弟

从炎汉开始 俩菜一汤 3467 2021-03-15 04:18

叶雄很强吗?

傅乂知道肯定比自己强多了,碾压的那种。

之前一路上的武学交流,打得难舍难分,甚至还仗着家学武艺大言不惭的指点了他数番,实在是……让人羞于启齿。

‘这笨熊一般的家伙,竟然是个老银币。’

‘看不出来,实在是看不出来。老实人都不老实啊!’

‘叶雄!三国里可没有这号人物,倒是有个华雄,武力值破九十,统帅值也高,西凉铁骑中屈指可数的人物……可惜成了二哥的刀下鬼,咦!历史上好像是被孙坚斩了……’

傅乂正感慨间,结束杀戮的所有人都望着纵马立于遍地尸首中的杀神叶雄,憨厚老实的他一如既往的露出一幅人畜无害的傻笑。

“熊……叶兄弟,你……你这一手隐藏得可真是深啊!”嘴快的,立刻忍不住说道,然后一刀剁了面前哀嚎之人。

“叶兄弟这种实力,若是从军,凭借军功很快便能做到骑卒屯长了吧!”

骑卒屯长,即为百夫长,秩比两百石的级别。

大小是个官,虽然是武职。

顺手一箭射死逃窜的敌人,那箭手随口道:

“两百石,那就能得到朝廷所赐的养气功法了。新莽的《斗姆真经》虽然流传到了民间,但大多残缺不全,很多人修行都出了岔子。我朝自高祖传下来的《先天乾坤功》,可是顶级养气之道。想要养气,还是要从军!”

“两百石,军中有几人能够做到两百石……”

众人七嘴八舌之际,叶雄抖了抖长柄大刀,将刀刃上的腥臭污血抖个干净,握刀抱拳道:“少东、陈管事,叶雄有不得已的苦衷,隐藏实力入了商队,远走西域,还请恕罪。”

“哈哈!”

陈洪兴豪放的一阵大笑,说道:“叶兄弟,我等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怪你隐藏实力。有你这样的冲阵高手在,只要组成锋矢阵,纵然直面匈奴百骑,我等也是不惧的。杀鸡屠狗而已!不知叶兄弟可愿担此重任?”

“得傅氏之恩,无以为报。我当为先锋,保少东安全返回凉州!”

一时间,众人大笑,血腥的绿洲间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但傅乂却感觉到看上去坦然自若的叶雄有些许异样。

这挂,好像有些伤人啊!

“洪兴叔,叶兄,诸君,一番厮杀也是累了,马也累了,我等还是在此地休息片刻吧!也好问问这于阗国究竟想干什么?不怕我大汉再度斩了他们的王吗?”

七十来人,被杀的血流成河,自然也还是有几个活口的,正在血泊中瑟瑟发抖。

那是几个白肤粟发、高鼻梁、深眼窝、眼珠呈褐色的男子,与匈奴草原民族的圆脸杏目迥异。

他们是西域人,不管是于阗,还是精绝、鄯善,都是同种的塞人后裔。

也就是雅利安人。

从外貌上便能一眼区分,这个营地里,只有十三个匈奴人,现在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也只他们反抗地最为激烈,实力也最强。

余者,真的就是弱鸡。

都说一汉当五胡,这个胡,曾经是匈奴,现在是羌胡、鲜卑,从来不是西域人。

西域,两百多年间,都是大汉与匈奴角逐的舞台。

西域人,做了两百多年的墙头草,仰两国鼻息。

“也好!正要打探一下消息。”

陈洪兴点点头,一时间,感觉一直以来冒冒失失的少主终于长大了。

‘傅公,我必将少主带回去!’

很是欣慰地从马上一跃而下,狞笑着朝着那几个侥幸活下来的于阗人走去。

脸颊上的伤疤分外狰狞,透着股杀气。

而叶雄将长柄大刀杵在地上,熊躯摇晃了一下,深吸一口气朝着傅乂憨厚一笑,说道:“如今已经身处险地,就不瞒少东了,我修行的乃是《天妖屠神法》……”

“丝!”

周围补刀的众人倒吸一口凉气:“上古战神蚩尤所传的天妖屠神,非命格强悍者不能修成的炼气之法。叶兄弟,好资质,好根骨,好命格!”

“今后成就不可限量啊!”

“两百石真的少了,今后指不定能做个千石的军司马。”

“……”

气氛更欢快起来。

叶雄尴尬一笑,说道:“修为尚浅,只学了点皮毛,昨日那场突袭,千钧一发之际我便难以打开洞天,不能爆发出气。还请少东勿怪……”

俯身下拜,这是为昨日没开挂一战的解释了。

“我能有什么怪叶兄的,接下来的归途还要靠叶兄和诸君啊!”

傅乂带着浅笑,不顾他身上溅到的血污,几乎是立即打蛇随棍上,直接就握住了对方粗糙健壮的大手。

不要以为握手是从西方传过来的,也不要觉得握手这种礼仪如何如何简单。

在汉代,握手是一种及其亲近的姿态,炎汉光武帝就靠着“握手言欢”这个成语拉拢了不知道多少名将,这才成就了炎汉霸业。

当然,对于现代人傅乂来说,这种简单易行,却又效果卓著的拉拢方式简直是居家旅行、趁火打劫的必备手段。

握手言和、促膝长谈、抵足而眠……

这是老祖宗总结的四字真言啊!

一定要牢记于心,践之于行,向皇叔学习。

“少东……”

叶雄杂乱浓黑的眉毛一挑,低头看了眼被握住的双手,一时间也不好拿开,只能忍住就此作罢。

“少东尚未加冠,昨日已经能够在遇袭之下连斩三胡,等再过几年,炼体有成后修行傅氏家传的养气之道,必然远胜过叶某。”

“不说这些,回凉州后叶兄有什么打算没有?若是没有适合的去处,不如来灵州,我傅氏虽然不是豪门大族,但在边郡,也还有些名望。不管是从军还是修行,都能给你一些帮助。”

这叶雄虽然不是历史上留下姓名的人物,但实力还是很强的,二十出头已经开始养气,修得还是上古兵主战神蚩尤传下来的《天妖屠神法》。

这门养气之法流传自上古时代,倒也不是什么隐秘的神功,更不是魔修、妖修的功法了。

蚩尤,在炎汉一些郡,还被立庙祭祀,被世人称为兵主战神。

但这门功法毕竟过于久远,不适合当代人修行,入门条件太高,亦有一些弊端,所以只入中品之列,远远不如大汉立国后所编撰的《先天乾坤功》。

毕竟,那可是取自诸子百家的精华,经过大汉三百年的探索,最是中正平和。

而能修成《天妖屠神法》,足可说明他叶雄是个人才啊!

乱世将至,什么最重要?人才最重要!

灵州富平旧地傅氏一脉,自父亲故去之后,最强的,也就是陈勃陈洪兴了。

但他也不过是下五境的修行者。

下五境炼精,中五境养气,上五境孕神。

正所谓,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读书孕神,才是真正的超脱之道。

余者,不过是在凡尘间徒劳地挣扎罢了,跳跃不出这个世界的桎梏。

但养气又胜过炼精,因为养气者寿,养气者更加强大。

能够养气者,除了豪门世家的弟子、门客,几乎都能在军中吃一碗官家饭,两百石轻而易举。

这样的人才,自然要打好交道。

叶雄显然有不一般的过往,他远遁西域,也定然是在家乡关西犯了事,得罪了人。

这样的事,在大汉比比皆是。

纵然是杀了人,那也不算什么,找个地方藏两年就是了。

关羽就因为杀了人,这才流浪江湖卖枣的。

须知道,这可是东汉末年,社会已经极其不安定。罪犯的越来越多,已经到了影响社会运行的地步,因此朝廷每隔两年就要找由头大赦一次,不然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所以,也没人对叶雄的过往感到什么担忧。

不过等大赦一次罢了。

而叶雄的为人,品行,这一路走下来,也是憨厚的老实人,标准的关西大汉。

不待他做出抉择,傅乂拉着他的手走向一边。

满地鲜血,味道可是有点不好。

他的左手很自然的搭在了腰间的八面汉剑上。

“嗯?”

就在他的手按在剑上的那一刻,傅乂突然感到了极其强烈的异状。

“扑腾……扑腾……”

心跳如雷,血脉膨张,血气上涌,脑袋也是微微胀痛。

“叶兄……你受伤了?”傅乂扭头认真地看着这个关西汉子。

“你看出来了?其实也不算什么,

(继续下一页)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