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品分类 武侠仙侠 经城之雁子谷

第5章 他究竟是谁

经城之雁子谷 离月上雪 2627 2021-03-15 04:18

“先生,您是要用充电宝么?”火锅店的收银员朝任天行问道。

“是的。”任天行礼貌地回答,边说边拿起了柜台旁边的一个共享充电宝。

“先生您别急,在我们这消费500元以上,这个免费给您用!”收银员说着就从柜台下面拿出一个银白色的充电宝,上面没有二维码,一看就不用花钱。

任天行想着这些商家真邪恶,表面上为共享充电宝公司提供消费场景,抽取提成,但背地里却以“免费充电”为优惠,让客户多花钱,损害共享充电宝公司的利益。

要知道很多像任天行这样的客人,如果不是女收银员多那一句嘴,直接就花钱用共享充电宝给手机充电了。

任天行虽然替共享充电宝公司不值,但他个人对这类公司本就没什么好感,先前这个行业还没诞生的时候,他任天行去外面餐馆吃饭,即便没多消费,厚脸皮随便找个插头蹭蹭电,也从来没被哪个服务员制止过。

充个电都要收钱,这与他老家一楼大堂的公共厕所突然间要收费了有啥区别?

任天行朝收银员礼貌地摇头笑笑,拿着共享充电宝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他正想拿出手机扫描充电宝上的二维码,记录单价信息,就被一个男服务生打了断,“先生,您要点些什么?”男服务生说着将一个iPad直接放到了任天行面前。

男服务生见任天行视线确实落在了iPad屏幕上,他本以为眼前这客人肯定会从第一页的锅底、牛羊肉开始点,没想到任天行先是沉默片刻,然后手指快速滑动着屏幕,那速度快得连服务生这么熟悉菜单的人都看不过来,直到滑至最后一页,任天行才停了下来。

服务生算是看出来了,这客人十有八九是来蹭桌子办公的,他肩膀上背着黑书包,不出意外里面装着电脑,

“您需要来杯什么喝的呢?”服务生指着最后一页的饮料清单,很识趣地问道,心想你来蹭桌子,好歹点杯喝的吧?

任天行目光扫了饮料类价目表一眼,没说话,手指又一页一页地往回滑,这操作彻底让男服务生看懵了,这客人究竟要点啥?

任天行刷刷翻回第一页,皱起眉头淡淡道,“我没看到特别想吃的,这样吧,等我女朋友来了,让她点,我女朋友等下就来。”说完他将iPad推到一边,开始琢磨充电宝的事儿。

“行,那我先给您上茶水。”

“嗯。”任天行脱口而出,那男服务生刚想转身,却突然被任天行叫住了,“那个……不用了,我不渴,茶水啥的等我女朋友来了一起上。”

“好。”服务生走后,任天行紧张的神经终于松了一些,他刚才不是没看到iPad里的茶位费,4块钱一个人,任天行觉得自己只是来调查下市场,犯不着花这个冤枉钱。

任天行将充电宝的时间单价记录好后,起身正要走,无意间瞥间对桌一个男人正看着自己,当自己目光扫向他的时候,男人很自然地把目光移到了他对面的朋友身上。

那男人三十来岁,鼻梁高挺,穿着深蓝色宽松T恤,一脸英气,任天行觉得有些眼熟,但一时半会儿他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本打算再仔细回忆回忆,但他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于是起身飞速奔向前台,把共享充电宝插回充电桩后,人就跑得没影了,留下不远处一直留意他的男服务生独自凌乱。

雨一直下,虽然不大,但由于任天行出来时间长,再加上没带伞,全身都被淋湿了,白衬衣变成了透明色,牢牢地贴在他上半身的皮肤上,干瘦的身材一览无遗。

从火锅店出来后,任天行又接连跑了一些别的餐馆,他还去了几家理发店、商场、电影院甚至美甲店。

当然,任天行也不是每次都可以那么幸运顺利要到充电宝,他在进入一家洗脚城的时候,就由于一身落汤鸡样貌加没花钱开房,被店员客气地请了出去。

忙碌的时间过得总是特别快,转眼就到了晚上十一点,大部分娱乐场所都已逐渐歇业,只有咖啡厅依然坐满了人。

在咖啡厅里,任天行很顺利地没消费就拿到了共享充电宝,因为也几乎没有人管,任天行拍下了他今晚最后一张单价照片,而后打开电脑开始整理数据,完善他之前做的那份研究报告。

时间滴答滴答在走,当任天行做完了工作,抬头扭动脖子解乏时,竟又看到了那个深蓝T恤的男人在盯着自己!

这个男人,就是之前出现在火锅店里的男人!

一样的穿着,一样的角度,一样的眼神……

咖啡馆里此时剩下的人并不多,男人这回眼神没有闪躲,而是直直与任天行对视,同时嘴里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他这样的笑容只出现了片刻,就被手里的咖啡杯挡住了。

任天行手心有些发麻,这个男人究竟是谁?

他为什么同一晚连续两次盯着自己?

他认识自己么?

他是在跟踪自己么?

他为什么会这么眼熟?

自己究竟在哪里见过他?

或者他长得像自己认识的谁?

他刚才那种笑容是什么意思?

他眼神这次干嘛不躲?

他究竟想干什么?

顿时无数问题在任天行脑中飞过,他确实天生有些脸盲,大学班里同学的长相他四年了都没记全,更何况其他人……

看那男人年纪,任天行判断肯定不是自己的同学,应该是学长的学长之类的,但任天行不记得自己认识这样的学长。

经过一番地毯式记忆搜索,任天行放弃了,他觉得可能是那男人像自己从小到大见过的某个人,就好比童瑶像章子怡,林心如像蔡依林,李小璐像周迅一样……中国十四亿人,要找两个长得相像的人还不容易么?光是娱乐圈都一抓一大把。

任天行用裤腿快速擦了擦手汗,把电脑和资料一股脑塞进书包,还了充电宝后直接推门快步离开了咖啡厅。

他边小跑边很警惕地回头看,男人并没有追出来,随着距离越拉越远,任天行才稍稍舒了一口气。

任天行明白问题的关键不是那男人像谁,而是那男人为什么今晚可以连续出现两次,是有意为之还是纯属偶然?

自己的样貌实在普通,属于毕业照里大家最不容易找出来的那一种,能有个女朋友都是万幸,因此他认为今晚这T恤男就算是GAY,也不太可能看上自己。

识时务者为俊杰,任天行用手捶了捶脑门,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眼下对任天行来说最重要的是赶紧回去睡觉,让身体充分休息,明天早点到公司,把研究工作再好好跟马钰汇报一次,争取改变马钰对自己的看法,重新获得留用机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