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品分类 武侠仙侠 经城之雁子谷

第2章 研究的态度

经城之雁子谷 离月上雪 3501 2021-03-15 04:18

金权投资集团投资经理马钰站在办公桌前,面色严肃地听任天行汇报着研究成果。

“马总,共享充电宝刚出来的时候,1小时只收1块钱,每半小时5毛钱,现在每半小时就要1块5或者2块,电影院里收到了2块5,有的景区涨到了4块甚至10块。”

“10块钱每半小时?”

“是的。”

“你自己实地看过么?”

马钰这句质问让任天行心里一紧,他确实没实地看过,上面张口就来的那些数据,不过是他在网上收集资料得来的。

“你自己用过共享充电宝么?”马钰提高了音量,她的东北腔只要稍一洪亮,就显得格外有压迫力。

“用……用过。”

“在哪儿用的?”

“在……”任天行低眉努力回忆。

“还用想?”马钰皱起眉头,“你做这块研究多少日子了,自己在哪儿用过还记不起来?”

“不是的马总,太久之前了,我……”

“这有关系么?”马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既然做这块研究,这几天就应该专门出去用几次,至少去看看现在的价格跟你在网上查的一不一样!机场车站不方便去,咖啡馆,网咖和饭馆也不方便么?实在不行理发店也行啊!我昨天去理发的时候还特意用过,我就告诉你,2块1小时,也就是半小时1块,根本没你查得那么贵!”

任天行不说话了,共享充电宝行业是他作为实习投资助理的第四个研究专题,当然,之前听他汇报的投资经理已经离职,而马钰,是从总部调来没多久的业务骨干,整个金权投资集团在青阳的分公司,目前也就是马钰的项目组还缺人。

分公司的人对马钰并不熟悉,只是听说她在总部干得不错,拿过几次明星员工,至于为何突然被调来,无人知晓,正如没人知道马钰在自己的办公室为何总是站着,好似坐下对她而言是一种惩罚。

马钰是什么人对任天行而言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年最后一个投资助理名额在她的项目组。

告别实习生身份,正式成为投资助理,是任天行在青阳打拼的第一阶段目标。

投资助理是高校毕业生进入投资公司的一个初级职位,他们会参与到投资项目各个方面做一些辅助**务,包括行业调查和财务分析等,直白点说就是包揽所有苦活累活的打杂工。

任天行以为只要网上找到的资料够多,写出来的行研报告页数够厚,就能从领导那里讨一个“严谨努力”的印象,继而拿到公司最后一个正式留用资格。

但任天行错了,整个汇报工作开始没到2分钟,他就从领导脸上看到了不满甚至厌恶。

马钰那一身灰色职业装让她的脸色更加苍白,任天行手心冒出了丝丝细汗,早上他脑袋发懵地撞了领导的车,赔的还是保时捷跑车的后座车门,领导明年的车险保费肯定大幅增加。

马钰前不久在雁子谷购入了一套新房,单价8万一平米,而任天行则暂时租了雁子谷旁边的农民房,相隔一条街,单间,没厨房,除了厕所就是床,

农民房没电梯,东南边的光照全被雁子谷那几栋四十多层的新楼遮挡,任天行的那个小单间,除了勉强享受下每日的西晒,用暗无天日来形容也不为过。

任天行今早去给马钰送一份签字文件,马钰签完后见上班顺路,就问任天行是否会开车,会就一起去,她正好要在车上开一个电话会议。

任天行确实在大学时考了驾照,但他一直没太多机会开,因为他根本没有车,但若在领导面前承认自己车技生疏,他又担心这会给自己入职考核减分,所以任天行硬着头皮接过了车钥匙。

今早他和马钰本是一起出的停车场电梯口,但马钰临时接了个电话,就让任天行先去把车开过来,怎料没过两分钟就出现了撞车之事。

任天行倒车时不可原谅地错踩油门,确实也因他心事重重,毕竟昨夜在他那满是蟑螂的农民房里,发生了一场积蓄已久的激烈争吵。

此刻任天行觉得有些委屈,因为并非每个投资助理写行研报告时都会亲自调查市场,他揣摩着,马钰这样刁难自己,是否不完全因为工作,是否她还在记恨早上自己撞了她的车?但自己一路上百般要求要出钱赔偿,是她不同意……

女领导,大概跟所有女人一样,嘴上说不用,但心里就是要求你必须赔,你不赔她就生气,一直生气。

想到这里任天行低声试探一句,“马总,回头修车费出来了,我还是还给您吧……”

马钰好似没听清,“你说什么?”

“我说……修车费我还是还给您,或者您明年的保费高出的部分我来出,现在可能钱不够,但我一定会努力赚的。”

“任天行!你脑子还真跟你名字一样,想往哪儿走就往哪儿走,绕来绕去又绕回去了,我现在在说你研究报告的事儿!”马钰用力敲了敲桌子,“能不能给我专注点?!你是不是认准了公司这最后一个留用名额非你不可?”

“没有没有……”任天行赶忙摆手。

他可真不敢这么想,自从来了青阳读书,他才知道自己这小县城出来的鸡头在外面其实连个鸡爪子都算不上。

对比社会,以前象牙塔里的竞争不过是排名榜比比前后,图书馆抢抢座位……而在金权投资集团这样行业顶尖的投资公司,一流名校毕业生数不胜数,而且这几个月被录用的实习生,如果是纯应届毕业生,哪个不是自己带着项目来的?

想来金权打杂干苦力,也要有家底。

他任天行的家底是什么?

青阳大学学士和硕士毕业证书,一对小中产阶级教师父母,银行卡里的几千元钱,此外……没了。

正因求职简历上写不出任何可以让公司有机会捞钱的投资项目,他任天行必须努力,没命的努力,为了做好这份研究报告,他连续熬了好几个晚上,连报告里的每张图表都是他重新绘制的,数据也都多渠道对比过。

“既然你也认为入职不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就更应该认真对待工作!”马钰强调,“如果每个投资助理都跟你一样,云研究,云写报告,不走访不调查不观察生活,那最后得出的结论可信度有多少?”

“马总,那个单价数据,其实我是很多个信息渠道仔细比对过,没有矛盾我才……”

“多渠道比对过?”马钰眯起眼睛,“哪几个渠道?是不是用某券商研究报告比对某财经网新闻,再去看看某公众号文章,发现数据一致。”

“对对!”任天行很激动,心想领导终于理解自己了,要知道数据比对工作也是很花时间的,并非自己工作不用心。

“对个啥!”马钰将手里的研究报告甩到桌上,“难道研究报告不能抄新闻的,公众号文章不能抄研究报告的?他们互相抄来抄去数据能不一致么?”

“啊?”任天行诧异万分。

马钰再次质问,“你告诉我,目前做共享充电宝的公司有上市的么?”

“没……没有……”

“那不就是了!它们都很小,所以你以为这些什么券商研究员写一篇文章值几个钱?公众号博主又有多少是自己花时间跑市场的?我们跟他们一样么?我们是要几百几千万甚至几个亿这么投出去的你知不知道?1.5元半小时跟1元半小时对企业预计收入造成的误差有多大?会不会影响市场规模的想象空间?会不会影响目前估值?”

任天行被喷哑了,他呆呆地站在原地,就在马钰说这句话前,他确实以为1.5元和1元差别只有5毛钱。

不知为何,任天行觉得自己离入住雁子谷这个理想又远了一点。

金权集团员工新一批的人才安居房,就在雁子谷――任天行农民房的对街,只要跨过雁子南路这一条街,生活幸福指数就可以前进三十年。

对任天行而言,只要拿到投资助理这个职位,他就可以用市场价40%的租金价格廉价入住雁子谷,享受山坡上新式小区光照充足的电梯房,那里一定不漏水,没蟑螂,房门也不会违规开在长满霉菌的承重墙上。

“我受够了!”任天行的女朋友昨晚哭着大闹,“你看这墙!我同事都说我身上有霉味!还有这门,正对着楼梯口,左右两边都跟咱没关系,咱这是什么门?是人家原来放灭火器的门!每次叫外卖别人什么时候敲过我们的门?不是敲左边就是敲右边,邻居都投诉我很多遍了!而且拿外卖的时候我得弯腰出去,你知道人家外卖小哥看我弯腰出去脸上什么表情么!”

“你可以让外卖放门口,等他走了再出去……”任天行无奈一句。

“这是放门口就能解决的事儿么?”女友指着违规凿开的门直跺脚,“你究竟知不知道我想说什么!”

女友声音很尖锐,仿佛可以刺破任天行

(继续下一页)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