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品分类 轻の小说 因为不是真正的伙伴而被逐出勇者队伍,流落到边境展开慢活人生

亚雷斯脱下身上的装备,摇摇晃晃地扑倒在床上。

「哼」

本来现在应该马上去追赶露媞的,但由于连日连夜地施展魔法,使得自己消耗剧烈。

(虽然不知道阻挠我梦想的邪恶企图是什么,但我已经胜券在握了)

其证据便是自己成功创造了在这个广阔的世界中找到勇者的奇迹。

亚雷斯咧嘴笑了起来。

这时传来了敲门声。

「谁啊」

亚雷斯嫌麻烦地坐了起来。

「我在问你是谁。我已经打算休息了」

「是我」

亚雷斯对这个声音有印象。但是这个声音的主人不可能会在这里才是。

亚雷斯小心翼翼地起身,为了能随时使用魔法让右手放空,慢慢地走向房门。

「你找错房间了吧?」

「不,我是来找住在这里的贤者亚雷斯的。我是达南」

亚雷斯慢慢打开了门。

他的眼前站着一名身体被厚实的肌肉包裹的巨汉。

「好久不见了啊」

达南正“双手”抱着装有水果蜜饯的袋子,嘻嘻地笑着。

「给,这个橘子蜜饯可是好东西」

「…………」

进入房间后,达南把袋子里的东西交给了亚雷斯。

「我看你累的不轻。这种时候最好吃一点水果蜜饯」

亚雷斯用右手结印。他发动了探知毒素的魔法,确认到袋子里的东西都是无毒的。

「真是小心谨慎啊你」

达南苦笑起来,但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亚雷斯拿出1个沾满砂糖的橘子,塞进嘴里。

「哼」

确实身体疲劳的时候很适合吃甜品,亚雷斯如此感受到。

但是对于达南的反感,让亚雷斯依旧一脸不开心的表情。

看着亚雷斯的模样,达南苦笑起来。

「看来很和你胃口」

「达南,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我吗?我在找基甸啊。得到了情报说基甸在这里。我倒是想问,亚雷斯你为什么会在这种边境啊,而且还就你自己。勇者大人在其他旅馆吗?」

「你说基甸在这里?」

「是啊,他好像开了一家药店」

难道说这是基甸搞的鬼吗?亚雷斯的脑海中一瞬间浮现了这样的想法。

他立马又觉得太荒诞无稽而否定了这个想法。基甸那种无能的加护并没有谋划这种阴谋的力量。

但从感情方面来说,他又怀疑是基甸在妨碍自己,憎恶的感情仿佛在心中不断地翻滚。看着他这个模样,达南眯起了眼睛。

「那,勇者大人在哪?」

「……她不在这里」

「这是什么意思」

「没有必要向你解释」

「可是,基甸也在这里啊。必须得把这件事报告给勇者大人才行」

亚雷斯的嘴巴神经质似地抽搐了起来。

达南用手抵着下巴,「嗯」地呻吟起来。

「我说,要是出什么事了就告诉我。我和你又不是敌人。视内容而定,基甸的事或许不用报告给勇者大人」

「……你这是吹得什么风?」

「我们的目的是打倒魔王。并不是让勇者大人和基甸重逢。而且基甸打算定居在这里。已经没打算去讨伐魔王了。喏,还记得罗加维亚的莉兹蕾特吗?那位公主也和他一起住在这个镇子里」

「呵,果然基甸就是这种家伙。明明我在不断奋战,他却逃走逍遥自在地过上了和平的生活,还打算和王族结婚!真是个卑鄙小人!」

亚雷斯如此歇息底里地大喊着。

达南不禁呆住了。明明把人家赶走的是他自己,竟然还在这里大放厥词。

算了,正因如此,我才会选择来接触他。伪装成达南的阿修罗在暗中偷笑起来。

「总之,感觉就算勇者大人留在这里想要带回基甸也只是浪费时间。我不想白白浪费时间。所以并不希望看到勇者大人为了说服基甸而留在这里不走」

「原来如此……这次你还挺懂事的嘛」

「我向来是有话直说。所以冷静思考时说的话,和一时冲动说的话可是两码事」

「哼,这也挺有你的作风」

亚雷斯轻蔑地笑了笑。果然达南不如自己,是个连自己的感情都无法控制的男人啊……他暗中萌生了这样的优越感。

「哎,反正就是这么回事。那勇者大人她在哪?该不会勇者大人也知道基甸在哪了吧」

「…………」

「怎么了?」

亚雷斯似乎在烦恼该不该说。

(难道说,这家伙搞砸了什么吗?看上去很不情愿把自己的丢人事讲出来啊)

但就算去隐瞒也根本无济于事,真是个蠢货,达南一边对他感到无语,又换了个问法。

「总之咱们动作要快。基甸,在这里他好像是用了雷德这个假名,他在佐尔坦也算是小有名气的」

「哼,在这种低级的地方就算是他也能装英雄吗」

事实上,雷德之所以会出名,是因为他在和英雄莉特同居,但达南并没有去订正这种事。

「不管怎么说,勇者大人都很有可能察觉到雷德和基甸是一个人。如果你们来佐尔坦有事要办的话应该趁早解决。我比你们先来这里,所以也多少了解一些这里的情况,也能帮上你们」

达南……化成他的模样的席桑丹如此提议道。

他的目的是找到木精灵们在灭亡前封印的『某个东西』,把它带回去。

之所以会如此冒险来和亚雷斯接触,也是打算先了解他们来此到底有何目的,如果和那『某个东西』无关的话,就可以帮他们一把让好他们离开佐尔坦。

席桑丹害怕的有3件事。

第1,是恶魔加护有可能会被勇者用来强化战斗力。特别是被人类察觉到它并不需要恶魔的心脏的场合。但是,这种药不但会否定加护,还会被圣方教会视作是在造反,而且即便遭到削弱原来的加护仍然还会保留下来,应该不会演变成古代精灵时代的那种事态。

第2,是席桑丹在寻找的『某个东西』落入勇者之手。那可是飞艇被抢走这种小事根本不可与之相比的失态。

但最让他害怕的第3点,就是恶魔加护让『勇者』不再是『勇者』。不了解加护本质的这个时代的人类,觉得想要成为过去那样的『真正魔王』根本是天方夜谭,但万一事态演变成那样,席桑丹即便是赌上包括性命在内的一切,也要在这里将『勇者』杀死。

席桑丹虽然是骨干将军,但最擅长的是在敌方阵地潜伏或者进行活动。

这次会被委任重要的任务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原来如此!」

亚雷斯丝毫没有察觉到席桑丹这些想法,大声说道。

「露媞从那个恶魔的话中察觉到基甸和雷德是一个人了。所以才开走飞艇来到了这里!」

(嗯,先不论这家伙的猜测准不准确。勇者竟然丢下同伴跑到了佐尔坦吗。感觉和我的任务应该无关)

「达南!基甸的店在哪里!?」

「我知道是知道,你打算干什么?」

「露媞现在并不在佐尔坦,而是在远处的山里。我要趁现在去找到基甸,命令他从露媞眼前消失」

「命令?」

「那家伙现在只不过是个离开队伍的普通人。当然应该服从我的命令不是吗!?」

「谁知道呢,我是觉得他不太会老实听话」

「就算动用武力也要让他服从命令!他在哪,把他的店的位置告诉我!」

(因为被勇者抛下,这家伙已经焦躁到这种地步了吗。从在罗加维亚听到的来看,记得这家伙好像是为了复兴家门。肯定不会离开勇者的队伍吧……搞不好能派上用场)

席桑丹嘴角上扬了起来。如果雷德在场的话,光是从他的表情大概就能注意到他不是达南了吧。

「好吧。我带你去」

而如果是平时的亚雷斯,应该也能注意到亲近基甸的达南听过刚才那番话后不可能会老实给他带路。但是。

「呵,呵呵,该死的基甸,你到底要妨碍我到几时才甘心……」

亚雷斯的脸上挂着仿佛在抽搐一般的笑容,紧握的双手上面浮现出青白的血管。

他的心中已经只剩下对于妨碍自己的基甸的憎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