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品分类 轻の小说 因为不是真正的伙伴而被逐出勇者队伍,流落到边境展开慢活人生

第七卷 第二章 与莉琳拉拉的对决

午后。雷德&莉特药草店。

「我出门了」

「路上小心」

与莉特打完招呼后,雷德带着装有药物的包出门了。

他要去给南沼区的诊所送药。

因为海路被莉琳拉拉的船给封锁,所以药物的流通现在在逐渐减少。

虽然情况还不是那么严峻,可其影响已经开始体现在药品的价格上了。对于并不富裕的诊所来说这瞌睡攸关生死的问题。

因此能够从山上大量采集到药草,价格也很稳定的雷德&莉特药草店便增加了许多订单。

虽然店里的营业额增长了,但由于雷德经常要出去送货所以使得莉特觉得有些寂寞。

噼啪。

「诶?」

声音是雷德的茶杯发出来的。看过去后她发现木制的茶杯上出现了裂痕。

明明没有摔过啊,心里这么想的莉特拿起雷德的茶杯确认了起来。

「什么都没做竟然裂开了」

茶杯上有一道巨大的裂痕,应该没办法再继续像之前那样拿来倒茶了。

「雷德」

脑海里浮现出外出的雷德的身影,莉特皱紧眉头。

然后她闭上了眼睛。

「木材复原」

莉特一边想象着茶杯原本的模样一边结魔法印,接着手中的木制茶杯便恢复的完好如初。

「这下就好了!」

为了把杯子放回去,莉特心情愉快地哼着歌走向了厨房。

*

*

*

外面已经暖和不少了。明明今天早上还很冷,但现在就想春天一样暖和。

我走在人烟稀少的路上。

「啊,三叶草开花了」

看见路旁盛开的白色小花,让我觉得很怀念。

记得小时候,还给露媞做过花环来着。

要不再做一个给她吧……现在她是不是已经过了会对花环感到开心的年龄了啊?

我一边考虑着这些事,我离开平时走的这条路,朝着在城里留下的那边树林走去。

把手放在别在腰上的铜剑剑柄上,我确认着它的触感。

虽说是一片小树林,但走进深处后里面却安静得会让人忘记这里位于佐尔坦的城内。我把扛在肩上的药箱放在了地上。

「唉……到这儿就行了吧?」

我毫不隐瞒嫌弃之情,用带刺的语气说道。

我的话,令一名戴着眼罩的高等精灵女子从树后走了出来。

她的双手戴着散发着绿钢光辉的美丽手甲,腰间别着收纳在镶嵌着金色装饰的原色木刀鞘内,有着精灵特有样式的长剑。

「干嘛要跟踪我,我只是个臭卖药的啊」

「一个卖药的会懂得消除自己的气息又发现跟在后面的我,再单枪匹马打算在树林里和我做个了断吗?」

「分明你是故意露出破绽让我发现的」

我的话令高等精灵对我投来了犀利的视线。

「连这都发现了吗」

我的皮肤感受到了混杂着警惕心与斗志的熟练战士所特有的威压感。

「你就是莉琳拉拉吗」

「你猜呢」

戴着眼罩的高等精灵,又能令我感到威压感的战士除此之外我可想不到其他人了啊。可莉琳拉拉只是微微歪着嘴在那里装傻充愣。没想到竟然会是她出马。

看来她对自己的实力就是如此自信,并且知道有时直接派最强战力上去能将损害控制在最小限度吧。

「那么,你又是谁呢」

我耸耸肩回答了莉琳拉拉这个尖锐的问题。

「开药店的雷德。人畜无害的普通人」

「这世上有你这样的普通人吗」

「当一个普通人可没什么条件要求吧」

一边互相调侃,我们一边一步又一步地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

一阵风吹过,树木像是在窃窃私语讨论谁会胜出一般沙沙作响。

「所以,你找我有何贵干」

「乖乖和我走一趟,听话的话便不取你性命」

「海盗嘴里的生命安全保障可信不过吧」

「我可已经不是海盗了啊」

莉琳拉拉停了下来。

「无论如何都不打算投降吗?」

「因为当哥哥的给妹妹添麻烦可就太逊了啊」

一道白色的疾风嗖地一声闪过。

莉琳拉拉那把悄无声息地出鞘的白银长剑反射着银光,朝我头上劈了下来。

我与剑擦身而过朝着她的右侧闪避过去。

一回头,我便拔剑朝莉琳拉拉后背砍去。然而,莉琳拉拉也在同一时间转身,用剑横扫了过来。

锵!一道刺耳的声音响起。

看到莉琳拉拉的剑身上浮现出魔法纹样,我反射性地向后跳去。

「得手了!」

莉琳拉拉满脸胜利的喜悦。

从剑身迸发出的风刃袭向了我。

竟然是能利用斩击放出风刃将躲过剑击的对手撕裂的魔法剑!

我立马把外套丢了出去。

风之刃将我的外套切了个稀碎,不过由于切开了坚韧的布料导致风刃的威力遭到衰减从而消散。

「这件外套我还蛮喜欢的啊」

掉在地上的外套已经不能穿了。

看向铜剑,剑身已经卷刃并且出现了细小的裂痕。

没能全挡下来啊,要是再拿剑去挡就危险了。

莉琳拉拉看着我大吃一惊。

「了不起的身手。虽然不知道你的『加护』是什么,但你没有用武技也没用魔法,也感觉不出来用过什么技能。真是个深不可测让人毛骨悚然的家伙……不过,咱们装备的性能方面看来是天差地别啊」

装备之间的差异一目了然。不止如此,真不愧是传说中的海盗,莉琳拉拉的剑技远比我预想中的还要强……甚至匹敌教我剑术的团长。

「唉,我大可不战斗全都交给她们两个,也可以直接逃到卫兵的驻地去啦」

我右手架起剑,左脚轻轻向后挪动。

「我现在已经退休了,也不希望得到褒奖,更不恨威胁到佐尔坦和平的你们」

换成露媞应该能更轻松打倒她吧。

现在只是个卖药的我并没有什么去战斗的合理理由。

「但是,怎么说呢……把自己能处理的麻烦推给妹妹也不太合适啊」

「你在说什么呢」

我将心态切换到了战斗模式。看到我给人的气氛一变,莉琳拉拉的表情也出现了变化。

我一边晃着剑尖一边寻找着机会。

莉琳拉拉急不可耐地冲了过来。

就在这时,她的脚踩到了树根。莉琳拉拉的视线有一瞬看向了脚下。

「!!」

我屏住呼吸双脚用力,一步便逼近了她。

莉琳拉拉想要挑起剑防御,然而。

「什么!?」

她的动作要比刚才迟缓。

莉琳拉拉的脸上浮现出焦躁之色,视线看向了手上的手甲。

「怎么可能,什么时候!」

她的左手手甲上有一道巨大的伤痕。

第一次交锋时,我在跳向后方的时候砍伤了她的手甲。

那个魔法道具的效果并不是强化身体这么简单。是更加复杂又精密的精灵魔法。精密的魔法很怕受到伤害。

因为刻在上面的魔法被扰乱导致手甲的效果减弱了。

而因为无法做出预想中的动作,使得莉琳拉拉出现了很大的破绽。莉琳拉拉勉强挡住了我刺出的剑。

剑与剑碰撞的声音响起。

我一边和她短兵相接又接着向前踏了一步。

铜剑宛如蛇一般滑过莉琳拉拉的防御命中了她的肩膀。

莉琳拉拉强忍痛楚,用风之刃进行牵制和我拉开了距离。

血从她肩头的伤口留了下来。

「呜……」

右肩的伤很深。随着流到右腕的血,莉琳拉拉的胳膊应该也使不上力气了。

「还要继续吗?」

「这个国家真是越来越不可救药了,竟然存在比我还强的人?」

就算她拥有回复系魔法或技能,或者想要喝治疗药水,我也不会给她机会。以现在我们之间的距离,只要发现对方有破绽就能立马给与其痛击。如果继续这么大眼瞪小眼那莉琳拉拉就会因出血过多而倒下,可就算想进攻因为惯用手受伤所以不会有胜算,要是她想逃的话我可以用“步如雷光”追上她。

情况对我非常有利……。

「到此为止了」

就在这时,传来了一道男人的声音。莉琳拉拉的脸上露出了对胜利的确信。

现身的男人也是名高等精灵,他的右手拿着砍刀,左手捂着一名流着泪在瑟瑟发抖的女孩的嘴巴。那个女孩是平民区的居民。

「抓人质吗,真有海盗的作风啊」

「军人也会用下三滥的手段,毕竟不赢的话就没有意义。赶紧把武器丢了」

「如

(继续下一页)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