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品分类 轻の小说 因为不是真正的伙伴而被逐出勇者队伍,流落到边境展开慢活人生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扫图:神奇的萝莉萝

翻译:某A(LKID:涟漪)

第一次见到『她』时,自出生以来我第一次体验到心跳加速的感觉。

在这个褪色的世界中,『她』是那么的光彩夺目。因为是『我』,所以才能看得出来。『我』是『贤者』。而『她』是『勇者』。

和前代勇者一样,『我』和『勇者』都背负着某个使命。

当时的我,正在王都做着规划今年向各个公会分发的补助金预算这样一个虽然重要,却与『贤者』不相符的工作。

那个时候与魔王军之间的战争节节败退,仅剩下精锐的巴哈姆特骑士团在苦苦地勉强支撑着前线防止崩坏。

当然,大部分预算都需要同于军备,分配给公会的补助金只能控制在最低额度。这种事连年幼的孩子都能理解,公会里那些无能的人类却对我威逼利诱,使尽千方百计想增加给他们的补助金。

真是一群无可救药的蠢货。身为『贤者』的我的人生怎么能浪费在这种家伙身上,这让我难以忍受。

「亚雷斯阁下」

正在撰写在决定预算方案的会议上使用的资料的我的手,被部下的话给打断了。

我叹口气放下了笔。

「有什么事?如果是公会找我,就说我现在正在跟别人会面拒绝他们」

公会的那帮人每天都会跑过来。

就连身为『贤者』的我也无法理解,现在明明国难当头,为什么那群无能还能如此飞扬跋扈。

「并不是公会的人。是巴哈姆特骑士团副团长拉格纳逊卿想要见您」

「拉格纳逊卿……啊,是那个拥有奇怪加护的」

「他的加护很奇怪吗?」

虽然部下如此问道,但随便乱讲别人的加护实在是不礼貌。而且解释起来也很麻烦。

我用手指示他把人带来之后,便朝接待室走去。

「不过没想到竟然是拉格纳逊卿,他这个仅有一代的暴发户贵族会有什么事」

拉格纳逊卿以巴哈姆特骑士团副团长的职务获得了贵族的身份,不过那只是没有继承权的一代贵族而已。

身为公爵家嫡男的我,面对这个从平民爬上来的拉格纳逊卿没必要太客气。当我带着这种想法在接待室等待之后,拉格纳逊卿和另一名第一次看到的蓝发少女便很快走了进来。

那名表情阴沉沉的少女,一开始我还以为是拉格纳逊卿的奴隶。

「初次见面斯洛亚阁下。我是基甸·拉格纳逊」

拉格纳逊卿面带笑容伸出了手。

虽说对方是从平民爬上来的但也是骑士。无视他的握手并不是好主意。

我不情愿地赔笑起来握住了他的手。

「初次见面拉格纳逊卿,你今日前来有何贵干?」

「在此之前先允许我介绍一下我的妹妹」

「妹妹?」

这名我以为是奴隶的少女,看来似乎是拉格纳逊卿的妹妹。

但是我并不知道拉格纳逊卿还有妹妹。

「我是露媞·拉格纳逊」

带着冷淡的表情,少女报上了露媞这个名字。

「妹妹是在乡下长大的,请原谅她不懂礼节」

拉格纳逊卿这么说着像我低头致意。

虽然他是平民出身但却是年纪轻轻便就任了巴哈姆特骑士团副团长这个职务的人物。很有人气,也有不少贵族和大商人想要拉他加入自己的派阀。

如果这个拉格纳逊卿有妹妹的话,不是应该强行把她送到社交界去的吗?难不成是寄宿了什么有问题的加护吗。

「我希望身为『贤者』斯洛亚阁下能够帮我一个忙」

「帮忙?不过我可是公务缠身啊」

「这我很清楚。但是,这应该会成为斯洛亚阁下对王国所做出的巨大贡献……也就是功劳」

「功劳?」

我为不禁反问回去的自己感到火大。拉格纳逊卿……不,他还有妹妹太容易搞混了。还是叫他基甸卿比较好吧。

我如此确认之后,基甸卿笑着说「无妨」。

「事实胜于雄辩。还是先让你看一下更快。能请你对我妹妹使用“鉴定”吗?」

「“鉴定”吗」

虽然这个世界上存在着无数的加护,但其中“鉴定”技能就只有『贤者』和『圣者』能够使用。

这是一个能够看穿对方加护的非常实用的技能。

「为什么我要为了你们使用技能」

「因为妹妹的加护就是如此特别」

我集中注意力,凝视着少女的红色眼瞳。

『她』就在那里。

「什……!?」

我为其光辉所折服。『她』是那么的美丽,又高贵。

虽然这种感觉只有拥有“鉴定”的人才能明白,不过加护是有形状的。

像『战士』和『盗贼』这种平凡的加护的形状就像是河边的石头一样十分无趣。

『贤者』和『十字骑士』这种高级加护的形状就像是经由工匠之手雕琢出来的宝石一般优美。而说到『她』的美……就仿佛是天界那难以言喻的美丽,因神的心血来潮而奇迹般出现在人间一样。

这是一种以人之手所无法达到的美。

『她』的名字是『勇者』。

我自大出生以来,第一次对『贤者』以外的加护产生了憧憬。

「斯洛亚阁下」

基甸叫醒了被『勇者』迷住的我。

我强忍着将视线从『勇者』身上移开,取消了“鉴定”的发动。

「……确实,这场邂逅对我来说十分重要」

「我希望斯洛亚阁下能够为我妹妹的加护作证」

「让我来做『勇者』的证人?」

「恐怕即便有斯洛亚阁下的证言在王宫也不会相信吧。但是,若今后想要作为『勇者』去战斗,就必须让国王承认她是『勇者』」

「的确,今后如果想和魔王军战斗的话需要能够借用军队的靠山在。王的保证大概是最管用的呢」

『贤者』的“鉴定”能够调查加护的内容。

但是至于情报的正确性,除了身为『贤者』的我之外没人能够证明。

『勇者』这个传说中存在的再临。

想让王认可的话不只需要我的证词,也需要她作为『勇者』的功绩。

「原来如此,让『贤者』寄宿在我身上原来是为了这个啊」

「嗯?」

「我在自言自语」

我的低语让基甸露出了诧异的表情,管他呢。

「呃,『勇者』露媞。在下『贤者』亚雷斯非常乐意提供帮助」

我终于遇到了人生的目的。

我确信,我的『贤者』正是神为了让我帮助这位『勇者』而赐予的。

「这样啊!有斯洛亚阁下的帮忙就让人踏实多了」

「叫我亚雷斯就好」

这次轮到我主动伸出手去。

「基甸,感谢你将『勇者』引导至这里」

「嗯?」

似乎听不懂我的意思,基甸微微皱了皱眉。

基甸已经完成了他的任务。接下来就该轮到我完成自己的任务了。

我是『贤者』亚雷斯。

与『勇者』一同矫正世界之人。

即将从今天开启我真正的人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