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品分类 轻の小说 因为不是真正的伙伴而被逐出勇者队伍,流落到边境展开慢活人生

「今早,我们接到英雄莉特的警告,说是被盗贼公会的相关人员盯上了。公会长这几天应该就会召集我们这些干部听取事情经过。当然这和我没关系,但为了解除怀疑,想必得欠下一屁股人情债,这下可损失惨重了呢。」

毕格霍克用粗壮的手指把手臂抓得唰唰作响。

跪在他眼前的狄尔一语不发。

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他的嘴被堵住了。他不止被绑了起来,还为了不让他用魔法而残忍地掰断所有的手指。

恐惧和痛楚折腾得他流下泪水。但是,没有一个人会在意他。

「你应该以为只要自己身上还藏着莉特的秘密,我就不会杀你吧?但你错了,大错特错。」

狄尔颤抖了起来。但毕格霍克的眼神非常冷酷无情。

「这就表示你瞧不起我。你知道的秘密再有价值,我都不会放过瞧不起我的人。」

毕格霍克在佐尔丹是最为人惧怕的男人。以为他不过是个乡下地痞流氓头头的狄尔,如今明白是自己的认知太天真了。

但为时已晚。

「喂,把他带下去。」

「是。」

一个男人扛起了被绑住的狄尔。

「嗯嗯!」

狄尔拼命挣扎,向毕格霍克投以求饶的眼神。

「不过谁都会失败嘛,我也不会一直耿耿于怀。」

毕格霍克勾唇笑了。狄尔双眼一瞬间亮了起来。

「因为已经不会再见到你了啊。」

说完,毕格霍克便起身,回到里面的房间。

「嗯嗯嗯!」

狄尔用含糊不清的声音叫着,但毕格霍克并没有回头。

「真遗憾啊。」

扛着狄尔的男人一脸同情地小声对狄尔说道……但他还是毫不留情地把狄尔扛到遍布血污的地下室。

从此以后,再也没人在佐尔丹见过狄尔了。

***

深夜。勇者露缇独自坐在帐篷里,闭着眼睛不断思考。

勇者的加护赋予她所有抗性,其中也包含对睡眠的完全抗性。

她已经不需要睡眠了,完全感受不到一丝倦意。

二十四小时不阖眼也能保持在万全的状态。

但是她的伙伴并非如此。她心里也很清楚野营是不可或缺的。

(话虽如此,这段时间还是很无聊呢。)

什么都不做,只是干坐着的时间。

根据她暗自抱持的主张,一般抗性和完全抗性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

一般抗性是对某种事物「忍受力较强」,而完全抗性则是「失去」某种事物。

目前人在这里过夜的她,失去了睡眠。

(哥哥在的时候好多了。)

光是凝视哥哥睡在一旁的脸庞,她就不会感到无聊。

光是把手放在他的胸口,光是感受他的心跳……纵然是永恒的时间,我也有办法撑过去。她发自内心如此认为。

不过,有时候会稍微抱一下……或偶尔咬咬他的手指、耳朵和肚子就是了。不过是小小的恶作剧罢了……这也是她发自内心的想法。

(艾瑞斯……)

本来的话,就算把他大卸八块也不够她泄愤。但是,只要不对她抱有恶意,她是无法对伙伴出手的。

原因在于她是「勇者」。出于个人恩怨而伤害伙伴并不是「勇者」的行为。而且就算她想生气,也会因为狂暴状态完全抗性,导致自己顶多只有一点点的情绪起伏。在「勇者」加护的影响下,勇者露缇失去了大半人类的情感以及嗜好。

然而,那时候……

***

「露缇,你冷静点听我说。你的哥哥离队了。」

那天,贤者艾瑞斯一大早来到露缇的房间这么说道。

由于混乱完全抗性,露缇冷静地理解了这句话。

由于绝望完全抗性,露缇也不会因这句话而有所动摇。

因此,她只说了一句话。

「为什么?」

就这么一句而已。

「吉迪恩很在意自己能力不足的事,他说比起和我们一起行动,还是去侦查魔王军的动向或打游击战更能派上用场。我一开始也阻止过他,但他去意坚定,而且他的话也有道理,所以最后我也决定欣然送他离开。他把装备全留下了,说是要给我们用,真是个值得钦佩的男人。」

「为什么他是告诉你?为什么他不跟我说?」

「我在想,可能是不想让你看到自己的丑态吧。就算他比你弱得多,但还是一直在你面前扮演着兄长。这样的自尊真是令人会心一笑啊,我也能够理解。」

(原来如此,是这家伙把哥哥赶出去的啊?)

冲破了各式各样的完全抗性,露缇的情感出现些微动摇。

「噫……?」

光是如此就让艾瑞斯发出了惊叫。露缇身上释放的威慑力,剧烈地刺激着他的生存本能。

不过,艾瑞斯拥有的是保证自己比任何人都还要优秀的加护,在自身加护的推波助澜下,他做出了专为这个时刻而准备的行动。

艾瑞斯咬紧牙关,搂住了露缇的肩膀。他的心脏因为恐惧而缩成一团,背上的汗宛如结冻一般冰冷。

他念出练习过无数次的台词。

贤者很优秀,不管什么目标都能达成,因为是贤明之人。这就是艾瑞斯的职责。

「我明白哥哥不在会让你感到不安,因为你不仅是勇者,更是一个女孩子。虽然和吉迪恩相比的话,我们一起度过的时间很短,但我永远都与你同在。」

即使艾瑞斯对她做这种事,她也不能把他打飞,只能抬头用冰冷的视线瞪着他,指责他的不是。

这时,她感受到一股气息。

(哥哥?)

被看到了!被看到了!!被看到了!!!

加护的冲动会寄宿在思绪中。

但她当时「身为人的冲动」比思绪还要快。在情报到达脑袋之前,她全身细胞就发出绝望的悲鸣而做出了行动。

「唔噗???」

艾瑞斯的身体扭曲了。

他发出了与其说是人声,不如说是气球漏气的声音。

世界最强的拳头深埋进艾瑞斯的腹部,击碎了骨头,打破了内脏,撕裂了血管。

艾瑞斯被打到墙上,又有几处肉、骨头还有内脏失去了形状。如果不是用魔法强化过的要员专用房间的墙壁,纵然是柔软的血肉也会把墙壁撞碎吧。

贤者艾瑞斯瘫软地掉到地上,简直像是被巨龙踩烂一样。

「哥哥……!」

好想追上去。好想立刻解开误会。

但是,她的视线却停留在濒死的艾瑞斯身上。

「勇者」无法对伙伴见死不救。除非见死不救就能拯救世界,否则即便是憎恨的对象,她也无法见死不救。

她发出咬紧牙关的声音。逐渐远去的气息在灼烧着她的神经。

但就算如此,她还是踉踉跄跄地走近艾瑞斯。

艾瑞斯仅存的意识伴随着恐惧看向眼前的露缇。

露缇对他伸出了手。

在「治愈之手」的效果下,濒死的艾瑞斯转眼间便痊愈,碎裂的身体也被修复。

已经感受不到心爱的哥哥的气息。他远走高飞了。

然而,她也只能说出这句话。

「对不起。」

勇者露缇用不带感情的嗓音,向贤者艾瑞斯道歉。

艾瑞斯的牙齿不断打颤着。

***

想起当时的事情,露缇享受着内心些微的动摇。

这是她少数成功反抗「勇者」加护的记忆。

插图p291

从一切抗性的间隙中钻出去,心中泛起些微苦涩情感的涟漪,让现在闲着没事做的她感到很舒服。

在那之后,她想要立即去追哥哥。

但「勇者」的职责是拯救受苦的人,而打倒让整个大陆人民受苦的魔王泰拉克逊,是超越诸般理由的最优先事项。

「勇者」必须持续旅行,因为是「勇者」。

「但是我现在想要哥哥。」

露缇小声嘀咕着。

漫漫黑夜的尽头还很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